主页 > 园区赏析 >03月22日 草间弥生 生日快乐! >

03月22日 草间弥生 生日快乐!


2018-03-22|撰文者:余芷萱

草间弥生的作品一向具有高辨识度,一眼便能看出是她的风格。常见的重複性元素—圆点,作为重要的符号大量地出现在她的创作生涯中。因精神疾病的关係,艺术对草间弥生来说是个很重要的支持力量,透过不间断的创作来对抗神经性视听障碍所带来的痛苦。

03月22日 草间弥生 生日快乐! 草间弥生《With All My Love for The Tulips, I Pray 》。图/取自Wikipedia。

从幻觉带来的灵感,圆点布满了整个空间,看得观众好像也进入了她的精神状态之中。在她的展场空间里彷彿也开始有了晕眩、精神错乱的感觉。

会有这样的情形,是从小源自于母亲的压迫,母亲对艺术的反对;与家庭关係扭曲,被逼着去监视、窥探父亲与情妇的性爱过程。也因此种下了对性的恐惧,直到现在,她依然自称为无性恋者(asexual)。草间弥生每天都会绘製数十张素描,以捕捉她的幻觉视野,排解家庭所带给她的痛苦。

青年时就读日本长野县松本女子学校,毕业后到京都市立工艺美术学校(现在的京都市立铜驼工艺美术高等学校)主修日本画。因缘际会之下在日本小镇的古老书店发现了一本书,书里介绍美国艺术家—乔治亚.欧姬芙(Georgia O’Keeffe)的作品。草间弥生被深深地感动到了,她寄了封信,远渡重洋的寄到乔治亚.欧姬芙的手中,表达心里对艺术的热爱与看法。并获得了很多能量的回馈。

1959年草间弥生走出日本,摆脱过去学习胶彩画的束缚,渴望更自由的艺术发展而来到了纽约。对她来说,留在日本是不可能的,她的思想已跳脱了当下的框架,在草间的自传中,她这样说:「留在日本是不可能的。这里有我的父母、居所、土地、枷锁、社会习俗、偏见…对于我而言——挑战生与死的界线的艺术、扣问我们是谁以及生与死的意义的艺术——这个国家太小,太过卑屈、太过封建、而且太蔑视女性。我的艺术需要以一个更自由开放,和更宽阔的世界。」

03月22日 草间弥生 生日快乐! 草间弥生《Narcissus Garden》。图/取自Wikipedia。

03月22日 草间弥生 生日快乐! 草间弥生个展现场,2016。图/取自Wikipedia。

刚开始在纽约创作生活并不如所想的简单,突破传统的风格在一开始不被接受,但坚持着自己独特的观点并源源不绝地进行创作,即使穷困潦倒也依然每天执着于此,几年后的她成为了惊世骇俗的「前卫女王」,树立起自己独特的个人风格。1973年她回到了日本,当时的名气与过去的她早不可同日而语,甚至和安迪沃荷并列于艺术市场中。

对于草间的定义,并非只是将她单纯的归类在抽象主义、极简主义、女性主义上,等这样的名词上,对艺术家而言,从来就不只是这幺单一平面化的论述,每个人都具有独特的面貌。从她的创作中可以看到是自传式的、深入心理层面的意念,作品常用的表现方式多样,有绘画、行动艺术、装置艺术等。她也曾发表过文学作品, 1983年,她的小说《克里斯多夫男娼窟》(クリストファー男娼窟)获得日本第10届野性时代新人文学奖。

03月22日 草间弥生 生日快乐! 草间弥生《Infinity Rooms》。图/取自Wikipedia。

「我觉得地球就是一个圆点,月亮是一个圆点,太阳是一个圆点,我们人都是宇宙中的微型圆点,如果你想像一下我们的一生可能已经有了万年的旅程,但我们仅是其中微小的圆点。这就是我们的生命,也是我希望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的。」

以镜像的反射更扩展了她对宇宙的想法,将自身置入其中透过这样的创作方式回应自己对于精神状态的消融。让参观者经验「自我消融」(self-obliteration)的过程,忘却自我,好似与万事万物融为一体。将幻觉转换为艺术语言,一直以来她以圆点贯穿不同的物件来进行创作,拓展到大型雕塑,甚至是与时尚品牌的异业合作,在化妆品、皮包、衣服、汽车上都看得到草间弥生的经典图像,连 LV 创意总监马克·雅各布斯(Marc Jacobs) 都曾亲自前往她的工作室邀约合作。

2016年,草间弥生成为《时代杂誌》唯一入选的艺术家。

草间弥生目前住在东京的心理治疗所中,继续从事艺术创作,她的工作室离治疗所不远。

她曾表示:「如果不是为了艺术,我应该很早就自杀了。」

草间弥生(くさま やよい),(b)1929.3.22~


REFERENCE

【城市美学新态度】无限的镜子 映照草间弥生的圆点宇宙
【哲学01】草间弥生:强逼症艺术家 (03/22)
【Heaven Raven】还在跟风看展?浅谈国宝级艺术家草间弥生的南瓜、原点、爱与和平